日本驚呼大事不好:日美突然大規模撤離中國

日本驚呼大事不好:日美突然大規模撤離中國

 

sponsored

在日本和美國,製造業正在加速「回歸本土」。這背後是中國人工成本大幅上漲。從短期看,「回歸本土」將拉高製造業的勞動力成本,不過在日美兩國,政 府和企業已就「保護就業」達成默契。不僅製造商將藉助工廠自動化、高效化等生產革命縮小國內外成本差距,在美國,強勢的國家政策也正推動製造業「回歸本 土」。日本準備主打高品質的「日本製造」來擴大出口。產業空心化可謂已開發國家的一種宿命,不過如今迎難而上的嘗試逐漸結出果實。

「這家公司不僅重視美國的就業,而且還向中國顧客銷售印有『美國製造』的產品。」2月份,美國總統歐巴馬考察了位於威斯康星州密爾沃基市的大型制鎖 廠商瑪斯特鎖公司的工廠,對該公司把生產基地從中國遷回美國大加讚賞。志在連任的歐巴馬總統在政策上支持能夠推動經濟回升的製造業。1月份,他在發表國情 咨文時宣稱「要把製造業帶回美國」,並在稅收上對擴大國內就業的公司予以優惠。

sponsored

在密西根州底特律市,今年起,Element Electronics公司成為17年以來首家在美國本土生產電視機的廠商。全球第一大工程機械製造商卡特彼勒計劃今年年中在德克薩斯州建設一座新工廠。

這背後是中國工人的工資飛漲。近年來,中國製造業工人人均工資以每年兩位數的增速上漲,過去5年幾乎翻了一番。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的一位研究員指出:「看到工資飛漲,很多美企開始覺得把生產基地遷離中國更有利。」

sponsored

日本廠商也出現了「擺脫中國」的動向。特別是個人計算機廠商較為明顯。

富士通公司的一位相關人士說:「受中國人工成本高企影響,成本差距越來越小。這帶來了出口高品質『日本製造』產品的良機。」到2013年,富士通擬 將從日本出口的個人計算機數量增至220萬台,達到2011年度的3倍。富士通的「王牌」是通過在國內工廠引進產業機器人掀起生產革命,爭取在增產的同時 削減成本。

sponsored

此外,佳能公司也將於2013年左右實現只用產業機器人生產數位相機鏡頭的「無人化生產」。佳能認為,要維持國內生產基地就要通過引入產業機器人來削減勞務成本。富士施樂也正討論今年將商用數碼印表機生產線從中國迂迴日本。

不過,日本製造業的「回歸」產業種類有限,勢頭弱於美國。究其原因,是因為美企獲得了能源成本下降、美元貶值、振興出口政策等有利條件支撐,而日本 企業則沒有。儘管如此,高級經濟分析師福田佳之指出:「振興出口對創造就業的效果要大於擴大內需。日本應該以消費慾望旺盛的新興國家中產階級為目標客戶, 孕育可以把日元升值、工資成本轉嫁到終端價格、具有強勢品牌力的產品和出口產業。」

sponsored

風雨來臨:大批美企靜悄悄撤離中國

越來越多的「中國製造」正在搖身變為「美國製造」。今年3月起,當美國人在商場選購「Miken」碳纖維棒球棒和「First Alert」煙霧警報器時,他們會發現「MADE IN CHINA」的產地標籤已被悄然換成「MADE IN AMERICA」。

使用機器人的生產車間

當美國音響發燒友拿起「Sleek Audio」耳機時,他們會發現,同樣的價格,他們買的將是「美國製造」而再不是「中國製造」。

sponsored

羊城晚報連日獨家調查發現,儘管還沒有形成大規模風潮,但美資尤其是高端美資製造業,正在從包括珠三角在內的中國悄然撤退。對於被譽為「世界工廠」的珠三角以至整個中國來說,「美國製造」正在崛起正成為不爭的事實。

「全球製造業的再分配已經開始,雖然目前還只是最初階段」,波士頓諮詢公司高級合伙人希爾金說。中國商務部的最新監測數據,讓人隱然嗅到風雨的氣息 ———今年前8個月,美國對華投資新設立企業967家,同比下降5。29%;實際投入外資金額25。45億美元,同比下降14。42%。

sponsored

中國工廠

靜悄悄撤退為哪般

位於廣州番禺東涌鎮的廣州自強體育器材公司,在業內名氣不算大,但這家公司卻是世界500強企業、美國消費品巨頭佳頓在中國的一家代工廠。「在美國市場的佳頓公司Miken碳纖維棒球棒和釣魚竿,就是我們這裡生產出來的。」自強公司的阿MAY(化名)告訴記者。

阿MAY說:「之前自強公司有一個車間,專門負責生產Miken碳纖維棒球棒,有幾十個中國工人在一線負責生產,還經常有一些老外幫忙。」不過,從 今年3月開始,「Miken」碳纖維棒球棒的生產已經從番禺撤回到美國本土。除了碳纖維棒球棒,據記者了解,佳頓公司同時還將安全器材「First Alert」的生產也轉移回了美國。

sponsored

在廣東東莞,美國耳機生產商Sleek Audio近期也將生產業務回遷到美國佛羅里達州。這一消息很快引起美國媒體和諮詢公司的關注。波士頓諮詢公司認為,這是美國製造業回流風潮的一個典型案例。

然而,在東莞當地,這則消息並未引起震動。16日,在東莞做耳機生意的合智電子有限公司呂先生表示,對這件事情並未耳聞。東莞另一位做耳機代理出口 生意的周先生告訴記者:「Sleek Audio五年前已經在東莞生產高端可調諧耳機,產品主要外銷,國內知道的人並不多。」周先生稱,據他了解,Sleek Audio撤出中國的導火索是質量事件———2009年,Sleek Audio東莞工廠生產的貨品中,有1萬件產品出現焊接不牢的問題,這批貨令Sleek Audio一下子虧損數百萬元。

sponsored

資料顯示外資並未撤離中國

回流美國開廠招工

美資製造業的離開,並非僅僅出現在珠三角地區,更多個案在陸續冒頭:

美國玩具生產商Wham-O決定將50%的飛盤和呼啦圈訂單在美國國內生產,這些訂單此前一直是交給中國等地的工廠的。美國發光二極體燈泡生產商 Seesmart LED公司在中國有生產基地,如今卻正籌備將其整個海外業務遷回美國。隨著福特汽車公司近日與美國汽車工人協會達成協議,福特公司宣布將在美國本土製造某 些汽車零部件。此前,這些業務通常外包給中國企業。

sponsored

外資在中國的工廠

11日,美國ATM(銀行櫃員機)供應巨頭NCR簽下中國農業銀行一萬台ATM硬體維護的大單。目前,NCR號稱在中國擁有最大的ATM安裝量。但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NCR已經把部分ATM的生產從中國轉移到美國喬治亞州的哥倫布。10月15日,羊城晚報記者致電NCR在中國的生產基地———北 京安迅金融設備有限公司,相關人士默認了這一消息,但拒絕進一步透露詳情。

世界500強企業卡特彼勒公司的美國主頁也顯示,卡特彼勒已經在美國德克薩斯州中南部的維多利亞市開設新工廠。該項目將在2012年中正式運轉,生產液壓挖掘機,一旦全面啟動,將會使美國本土產能提高三倍多,並為本土員工提供更多就業崗位。

多為高附加值產業

引人注目的是,這些回流美國的生產線中,不少屬於高附加值產業和高附加值環節。

和市面上普通的棒球棒不同,佳頓公司生產的Miken碳纖維棒球棒身價不菲,市場售價高達二三千元。阿MAY透露,碳纖維棒球棒中的碳纖維全部由日 本進口,產品售價高昂,不僅因為原材料價格高,更因為研發設計成本很高。阿MAY說:「以前碳纖維棒球棒的設計研發也放在中國,由美方派員工專門負責。不 過,現在研發設計已經全面轉移回美國了。」

中國工廠

Sleek Audio從東莞「悄無聲息」地撤走,甚至連許多同業都不知道。深圳市盛佳麗電子有限公司盛先生對此表示,這很大程度上與國內耳機行業的生態有關。「國內廠家生產的主要是低端耳機,高端耳機主要在國外生產」。

盛先生分析:只有高端耳機才可能回遷美國。他認為,高端耳機動輒售價數千、數萬甚至十幾萬元,「這類耳機,原材料和人工成本占比很小,他們考量成本的因素不多,回遷美國可以理解」。

外資在中國的工廠

周先生告訴記者,Sleek Audio的SA Six耳機,每副售價約250美元。為了繼續在美國市場保持這樣的售價,回遷美國後,Sleek Audio重新設計了耳機,所需要的零部件不到原來的一半。再加上Sleek Audio在美國生產後,加強了質量控制,次品率降低,增加的人工成本因此得以抵消。

全球新一輪產業轉移正出現新的特徵,已開發國家高附加值產業「轉移」之風似乎悄悄刮來。廣東省外經貿廳在《每周外經貿熱點》中指出:「國際金融危機迫使已開發國家重新審視其國內產業結構,探索實體經濟再振興道路,鼓勵高端製造業留在國內,甚至從國外向國內回流。」
內容來源:www.fxingw.com